RSS Feed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不久前写了浪猫也要回头的真实故事。

家猫 Billy 回来后,我们把它关在家里关了一个月,它在家里天天好吃好住好睡,还有暖气,有人帮它按摩,有人和它说话。带它到兽医诊所去复诊,又打了什么预防针之类的,十分钟就花了 38 英镑。

昨天第一次放它出去,让它享受自由。你知道吗?它吃了早饭,然后就出去逛街,到了下午,又大摇大摆地跑回来吃午饭。来来回回了好几次。看来,它知道这里有家的温暖,有饭吃。

可是,今天下午,接到了一通电话:上次照顾 Billy 的老太太又打电话来了。她说,Billy 下午又溜到她家去了。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我的先生开车到将近两里外的地方去把 Billy 接回来。我有个疑问,为什么这只猫老是要离家出走?为什么老是跑去找那个老太太?Billy 必须穿越几条大马路,它是怎么办到的?

知道 Billy 又跑去找老朋友去了,我顿时有一股失落感:是我照顾得不好吗?你那么念旧吗?你对我那么无情无义吗?

我没读过猫咪心理学,无法了解猫的心思,只好看开点,好好照顾猫,不要求回报,不要求感恩。你要去找旧爱,你就去吧!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就不强求了。

这猫其实也给我带来了一些人生启发。我想到了各种社区的重要,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连接,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信任和美好。

邻里社区

因为我住的这个社区有爱,有人愿意停下生活的步伐,细心照顾猫。虽然猫失踪了两年,依然在社区里好好地活着,就是因为很多好心人在不同的阶段里照顾它,给它吃,陪它玩,还收养它,让一只“野猫”熬过了两年的春夏秋冬。

医疗界社区

我们家和大医院有很长时间的接触。儿子 13 个月大时患了一场大病,得了一种我没听说过的病,叫 Langerhans’ Cell Histiocytosis (LCH) (中文名称:兰格罕细胞组织球增生症),身上有两颗不小的肿瘤。过去十多年来,儿子每年要复诊,我们也要帮助他了解他的病情。他一岁的圣诞节前夕,一整晚都在病房里接受输血,圣诞节一过,就马上动手术和接受半年的化疗。

我记得当初化疗时,医生拿了一份疗程给我们看,说要按照一个 Medical Protocol(医疗计划)进行化疗。那时候,医生是很有把握的。他们相信半年的化疗就可以有效消灭肿瘤。儿子的病例罕见,这十多年来他是我们这一郡的唯一病患,所以和他接触过的医生都对他的印象十分深刻。

化疗半年过去了,结果出乎意料,肿瘤只消失了一丁点,医疗效果并未达标 - 失败了。怎么办呢?结果我们回家等几天的消息。后来,医生说,他们和伦敦最著名的 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的专家讨论过了,认为按照欧洲医疗标准,儿子的身体可以再接受六个月的化疗,药剂加重。

儿子和好朋友在怀特岛 (Isle of Wight) 玩。

儿子和好朋友在怀特岛 (Isle of Wight) 玩。

其实,我的内心里,知道大家都在冒险。十二年前,我们上网查资料,这兰格罕细胞组织球增生症是个怪病,资料根本就没有,不像儿童白血病、儿童脑瘤等癌症一样,不断有新研究和许多临床实验。

因为医学界的无私,因为医学界的资源共享,儿子的主治大夫决定再尝试个半年。还好,这一次,疗效良好。

儿子这一场大病,从诊断、化疗到复诊等等的一切,完全免费。每一次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缴税是件好事,就算多缴一些税也无妨。我们是领受过恩惠的人,在福利制度下得到第一流的医疗服务 。这一点,不得不感恩。

网络社区

网路拓宽了你我的世界,我们得以相知、交流,相互学习。

最近,我写了几篇有关二战时期,在新加坡樟宜的盟军战俘的真实故事。在这篇樟宜战俘营:樟宜教堂十字架 Changi Cross 的动人旅程中,我访问了一个英国战俘的儿子 - 他诉说了他寻父的过程,以及最终如何在人生的晚年,踏上了新加坡的土地,在樟宜的教堂内向父亲的亡灵致敬,甚至触摸到了父亲在樟宜战俘营地里亲手制作的十字架,代表父亲将十字架放到了樟宜博物馆的圣坛上。这篇文章,我也托了新加坡的李国樑大哥 (博客:从夜暮到黎明)绘图,让这篇报道更全面。

网路社群让我们互助互惠,让我们了解世界,改变世界。

殷红的罂粟花 - 纪念战士。

殷红的罂粟花 - 纪念战士。

我的相关博文:
医院现真情
主治大夫的来信
儿子复诊记
患癌一定得问为什么吗?
Claire Rayner的遗言
中国医生的光芒
了不起的中国医生
如果黄昭芊在英国
会哭的医生
生还者
上帝请靠边
活活饿死
欢乐的病房
施比受更有福
婴儿P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Macavity 那只淘气猫
领养一只猫要花多少钱?
人鼠大战 -- 猫要来了!
在伦敦照顾猫的日子
母鸡撒野
斑斑血迹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Pilgrimage of a son: How Changi Cross made history
The Incredible Journey Of Harry Stogden’s Changi Cross In Singapore
Eric Cordingly – Diary of the Changi POW Chaplain in Singapore
Remembrance Day in Southampton
The Uplifting Changi Murals and Stanley Warren
Changi stones and Prisoners of War in Singapore

About these ads

About 《英国琐记》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 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my family, culture, languages, and history through my eyes. 写家庭,谈文化,人在英国,回顾过去,思考未来。与君共享。

2 responses »

  1. Pingback: 我今天擦到了别人的车子 | 英国琐记

  2. Pingback: 我今天擦到了别人的车子 | 英国琐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37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