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浪猫也要回头

上周,我写了浪子回头的故事, 说了我的堂侄儿从贩毒、吸毒、纸醉金迷的迷途中惊醒,现在成了一个脚踏实地的社工,专门协助社会边缘人,以善心义举来弥补年少轻狂的过失。

今天,我要说一只“浪猫”的真实故事。

2011年12月6日,我写了一篇我们家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的博文。那时候,我们的嫌凶,是家猫, Billy the Cat.

“今天早上,院子里的一只母鸡死了。羽毛尚存,脖子几乎断了,开膛,死得很彻底。 凶手是谁?”
英国琐记: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母鸡惨死后的第二天,Billy 就失踪了。它这不告而别,竟是一年又十一个月。他这一走,无声无息,带走了一个惨案的谜团,留下了后院的斑斑血迹。

这个谜团,WordPress 里有两篇记载。

我儿子写了一篇英文博文,叫 Tragedies of the Chickens(我家母鸡的悲剧)。 他画了一张漫画叙述悲情故事的来龙去脉,还做了这张海报:“通缉 Billy(最好是生捉)--谋杀、间谍、失信”:

母鸡惨死隔天,家猫 Billy 就失踪了。

母鸡惨死隔天,家猫 Billy 就失踪了。

我也写了一篇 A missing cat and a murder enquiry (猫失踪了 -- 记一宗谋杀案)。

Billy 是我们领养的猫。两年前我们家面临了人鼠大战,人不胜鼠,决定养猫。想不到,Billy 来匆匆,去也匆匆,我们花了两百英镑,给它温暖的棉被、棉垫,带它去看兽医打针,天天给他吃罐头山珍海味,想不到,把它好好安顿了之后,它竟然离家出走,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再也找不到。

上星期五,我们家四英里之外的一个兽医诊所,给我们打了一通电话,说 Billy 找到了。因为 Billy 身上有植入宠物芯片(microchip),有个老太太当天开车把 Billy 送到了兽医诊所,兽医从我们这地区的猫儿档案里,了解了Billy 飘零的身世,也找到了我们 -- Billy 的养父养母。

结果,我的先生马上开车去宠物店,先买了一个装猫的箱子 (cat carrier),再到兽医诊所把 Billy 接回家。阔别了近两年的猫,现在又胖又壮。我们又花了几十镑钱,买了不少山珍海味满汉全席回家。

Billy 由社区供养,健健康康回家了!

Billy 由社区供养,健健康康回家了!

兽医交代,要我们给找到 Billy 的老太太打电话,因为老太太想了解 Billy 的身世。

我的先生和老太太通了话。她说,Billy 老是在她家附近活动 --离我们家约两公里。她常喂 Billy 吃东西,Billy 也常常混到别人家去,反正,这只离家出走的猫,成了社区供养的猫,苟且地活着。“暴风雨下星期要袭击英国,我怕这只野猫在户外性命难保,所以就把它交给了兽医。” 善良的英国老太太说。

这个英国老太太的爱心实在让人感动。气象局已经预测下周将有暴风雨,这老太太却想到了她家附近这只野猫的安危。这能不叫人感动吗?

Billy失踪了两年,终于给人找到了!

Billy 失踪了两年,终于给人找到了!

兽医还说,要我们查一查 Billy 的前世今生。兽医说,Billy 的生命力那么顽强,熬过了两个冬天,身材健硕,而且,它身上有两层毛,外层的毛竟然还防水,因此,推断 Billy 可能有挪威森林貓(Norwegian Forest Cat)的血统。也就是说,它的祖先来自挪威,从公元八世纪到十一世纪,随着維京人 (Vikings)侵扰和殖民欧洲沿海和英国岛屿。维京猫随着维京海盗、商人、武士、探险家等乘风破浪远行,他们专门吃掉维京战船上的老鼠。

难怪,Billy 那么强韧,那么 tough! 它在户外熬过了两个严冬,现在它回家了,吃得好,睡得好,家里有暖气,闷了还可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随便“喵喵”叫两声就有人陪它聊天,摸一摸,抱一抱,嘘寒问暖。可是,凭它这种具有北欧强悍血统的性格,会适应我们这种小资的家居生活吗?

我的相关博文: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Macavity 那只淘气猫
英国首席猫 Larry
领养一只猫要花多少钱?
人鼠大战 -- 猫要来了!
在伦敦照顾猫的日子
母鸡撒野
斑斑血迹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灭鼠专家来了!
人鼠大战
谁能帮我捉老鼠?
达赖喇嘛笑话的方程式
母鸡上厕所
苹果和母鸡
用钱塞住你的嘴巴
谁来帮我修篱笆?
宠物失踪谁之过?
奶蛇、壁虎为邻
奶蛇芳名
奶蛇没毒啦!
家有奶蛇
临别依依
宠物的生生不息
蓝舌蜥蜴入室
小芳的芳踪

有蛇相伴
小老鼠的一生
第一次接触
大逃亡

About these ads

About 《英国琐记》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 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my family, culture, languages, and history through my eyes. 写家庭,谈文化,人在英国,回顾过去,思考未来。与君共享。

6 responses »

  1. 新加坡的流浪猫跟许多非猫族争夺生存空间,不是被流浪狗整死就是被变态人凌迟处死,纵然猫有九命,但凄惨的死状,于心何忍。变态人本身也是社会产物,在狭窄的生存空间中找不到合理的生活意义,可能比野猫更凄惨,优雅不起来。都市风情画!

    Reply
    • 我度假时在新加坡组屋楼下,经常看到不少猫儿,也见到一些老人在喂猫。据说他们是在“偷偷”地喂猫,因为据说有些社区条文不鼓励居民喂野猫。

      我们这里也有野猫,不过大部分的猫都是有名有姓有家谱的,命比人好。

      我对“变态人”有兴趣!写一篇吧!

      Reply
      • 关于流浪动物,前不久看北京《新京报》,说有些老人喂的流浪猫狗咬了人,法院判老人们必须要负责。这样一来,这些猫猫狗狗恐怕会生活得更惨了!

      • 在英国,如果你是狗的主人,狗造成的伤害,主人要负责任。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猫的主人要负责任的,因为猫属野生动物,无法受训。这是一般人的看法。

        前阵子英国有个14岁女生去朋友家里,结果给家里的四只恶狗咬死了,可是主人的狗非禁狗,又是在住家里发生的,所以主人不必坐牢。英国恶犬不少。可怕。新闻:Family ‘Disgusted’ By Dog Death Sentence

  2. Pingback: 一个 13 岁英国少年的生活 | 英国琐记

  3. Pingback: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 英国琐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43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